連續三年漲薪!12家銀行漲了10% 這類人才最吃香-

時間:2019-10-18 09:59?????? 來源: 領潔衛浴

上市銀行中報披露大戲終于落幕,上半年銀行業的人均薪酬(含2018年年終獎)情況也浮出水面。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上市銀行中報披露大戲終于落幕,上半年銀行業的人均薪酬(含2018年年終獎)情況也浮出水面。

截至目前,A股共有33家上市銀行,其中有薪酬及員工人數可比數據的共23家,包括5家國有大行、8家股份行、7家城商行和3家農商行。

或許有人說,平均數并不能反映真實情況,看到人均二字就覺得自己進了假銀行。事實確實是這樣,由于所在區域不同、所在部門和條線不同、職務級別不同,加上自身KPI考核的完成程度不一致,平均數難以客觀準確地反映每一位銀行員工薪酬現狀。

不過,在銀行報表并沒有區分前面所說影響因素的情況下,平均數的波動變化總能說明一些問題。先對23家銀行的數據做幾個重點標注:

1、人均薪酬普遍增長

23家銀行中,有20家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提升,其中12家增幅超過10%,甚至有兩家(平安、江蘇)超過20%。當然上半年的薪酬還包括去年的經營業績直接體現年終獎。

2、幾乎所有銀行的總薪酬支出都在增長

23家銀行上半年員工薪酬支出總計達3340億元,同比增長8.4%;其中15家銀行總薪酬支出增長超過10%,平安銀行總薪酬支出位居增速首位,同比增長26%。

國有大行上半年減員超過去年全年

23家銀行里有15家銀行上半年出現減員現象。其中,包括郵儲銀行在內的六家國有大行集體減員,員工總數合計減少3.4萬人,超過去年全年,這還不包括同期減少的740名勞務派遣員工。

結構上看,國有大行由于電子渠道替代、柜員轉崗營銷等原因帶來的減員規模較大。另外,年后也往往是辭職高峰,而進人的高峰則是在下半年秋招之后,人員的減少在上半年體現的更加明顯。

總薪酬支出普遍增長

一家企業的全年員工總薪酬支出該怎么計算?記者采訪了多位銀行財務部門負責人和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人士,得出的結果是:

按照企業會計準則,以本期工資福利總額=期末應付職工薪酬-期初應付職工薪酬+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的公式,計算得出的當期發放與計提的總額,是一家銀行是較為合理且易理解的當期總薪酬支出。

因為是當期,涉及到薪酬發放時間的問題,這包括年終獎的發放和績效獎金遞延發放兩大方面。

以一家銀行的上半年總薪酬支出為例,包含的應該是這半年實際發放的工資獎金和去年的年終獎,還有此前幾年遞延到上半年才實際發放的績效獎金。

以此計算,從整體薪酬支出的變化情況來看,23家有可比數據的銀行上半年總薪酬支出達3340億元,同比增長3.4%。除華夏銀行、北京銀行總薪酬支出同比減少外,其他21家銀行總薪酬支出都在增加。

其中,平安銀行、江蘇銀行總薪酬支出增長較快,增幅分別達26.5%、24.9%。張家港、常熟、無錫3家上市農商行上半年總薪酬支出也實現16%以上的同比增長。

這也是銀行總薪酬支出連續第三年出現普遍增長。經歷此前數年銀行員工向非銀金融機構及其他機構,甚至出走其它產業的離職潮后,傳統銀行也更愿意多出一些人力成本,留住并吸引更多人才。

再看23家銀行員工人數變動情況,總體的變化情況是:國有大行、股份行繼續減員,部分地方銀行反而在上半年增加人力配置。

其中,寧波銀行是23家銀行里唯一一家員工人數增加超過1000人的,上半年凈增員1275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去年下半年,該行員工總數也凈增加1225人。

如果把港股上市的郵儲銀行計入在內,六家國有大行上半年合計減員3.4萬人,超過去年全年,這還不包括同期減少的740名勞務派遣員工。

當然,其中不能忽視的一個事實是:員工往往在領完年終獎后選擇辭職,這個時間點發生在上半年,而企業招人的高峰往往在下半年,也就是秋招之后,而春招的崗位數量沒有那么多。

體現在員工人數上的變化,就是上半年減員的影響更大,下半年增員比較多。

從上半年情況來看,銀行減員減的主要還是那些崗位:

一是可替代性比較強的支持性崗位(包括勞務派遣員工)。譬如柜員、保安、現金清收、電話客服、信用卡銷售等崗位。這些崗位員工薪資水平不高,電子渠道替代性也比較強。

另外,網點轉型也會擠壓這些員工的崗位。當然,銀行網點的轉型不一定是直接采取裁員的形式,而是推動傳統的柜面結算人員轉崗客戶服務和營銷。但這種方式也勢必造成部分轉崗員工難以適應角色的變化,進而被動或主動離職。

二是出于提質增效、縮短管理半徑的考慮,銀行選擇減少部分管理崗位、運營人員的數量。浦發銀行行長劉信義就在該行中期業績說明會上透露,數字化以后該行運營人員、柜面人員大量節約,近幾年這部分員工數量減少了超過3000人,其中大部分都分流到銷售、服務方面去。

三是學歷不占優勢的員工。

復合型專業人才受重視

人員的增加則普遍出現在業務條線(尤其是零售業務)、信息科技、風險合規人員等三方面。

以郵儲銀行為例,該行上半年零售和對公條線的員工合計增加2305人,風險合規人員也增加超過100人。

劉信義也表示,年初至今該行已經進了2300多人,而且大量的應屆畢業生還沒有報道,目前校園招聘工作也還沒有結束。

增加的人員既有零售服務、風險合規內控這些中后臺的,也有前臺的,最多的就是IT,我們今年IT人員增加了大概1500人,但這其中包括了全國的互聯網分中心,因為需要從不同區域吸收一些專業的學生。劉信義說。

日前舉行的交行中期業績會上,交行行長任德奇也表示,將進一步加大科技投入,其中在科技人才隊伍的補充方面,一是啟動了金融科技萬人計劃工程,要將金融科技人才從目前的5%左右提升到10%以上,今年已經招聘了1200人;二是推出FINTECH管培生工程,并通過擬設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引進高端人才;三是實施存量人才賦能轉型工程。

從新入職員工的學歷、專業來看,商業銀行對復合型專業人才的需求度也在增加。我們內部的規定,一是新招的員工里50%以上要來自于學生,第二個規定是,新招聘人員50%以上必須要有理工科背景。劉信義透露。

人均薪酬普遍增長

理清銀行總薪酬支出和員工總數變化后,按照總薪酬支出2/(年初員工總數+6月末員工總數)的公式,就可以計算人均薪酬的變化,也可以盡量平滑員工人數變化帶來的影響。

整體來看,23家銀行中,除北京、華夏、寧波3家銀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微跌之外,其余20家的人均薪酬均實現同比增長。

其中,北京銀行和華夏銀行主要受總薪酬支出減少影響,而寧波銀行主要受員工人數增加接近一成影響。

具體來看,23家銀行里,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增幅在10%以上的就有12家,其中更有5家增幅超過15%,分別是江蘇銀行、平安銀行、興業銀行、成都銀行和無錫銀行,前兩家增幅分別是23%、21%,后三家的也在15%~16%之間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成都銀行是在員工人數較年初增長124人的同時,實現人均薪酬的較快提升,人力成本投入可見一斑。

從上半年人均薪酬水平來看,國有大行普遍在15萬元以下,其中員工數量更少的交行接近15萬元;股份行中,平安銀行、招商銀行均超過31萬元,暫居前兩名。

僅次于平安和招行的,則是南京、江蘇、寧波、杭州四家城商行,大致在25萬元到27萬元之間。

當然,這里的人均薪酬并沒有區分所在區域、條線、職務層級,所以是當分子還是當分母,感受自然不一樣。

銀行每個時期的經營導向也不一樣,譬如現在全行業都在大做零售和小微,投入也勢必要增加,這對整個條線的薪酬都會有直接影響。

而在地區分布上,每家銀行不同區域的業務規模、資產質量都有差異。近年沿海發達地區資產質量整體企穩,盈利水平提升,而環渤海及東北地區不良持續暴露,這將影響不同區域的薪酬差異。

另外,前面所計算的人均薪酬,相當于工資條中的報稅金額,扣掉五險一金之后,留下計稅金額,計稅金額再減去個稅,剩下的才是實際到工資卡里的收入。

? 上一篇:“TA們”告訴你物聯網的水究竟有多深
? 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推薦
娛樂八卦
頻道推薦
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